• <dd id="hwled"></dd>
    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綜武:開局與安世耿并列紈绔 > 正文 第二百二十六章法師明塵募捐結果
        第二百二十六章法師明塵募捐結果

        “阿彌陀佛,此舉大善”

        佛門中第一個出來支持張驍山的是忘憂大師,一雙晦澀老花的眼睛,面色平和,絲毫看不出高僧的樣子,倒像是一個佛門打砸的、

        但在場論德高望重,卻是以其為尊

        他本就不是喜歡作秀之人,而且張家在上面的聲望,更是無人可以懷疑。

        “不錯,我等祈福終究只是空談,捐贈實物才是本質。

        修行修身,修佛修功,若無救世之心,一切修行皆不過鏡花水月,到老一場空”

        阿彌陀佛

        無色禪師一言,一眾高僧想要拒絕都能不行。

        面對這巨大的壓力,諸多佛門之人頓時感覺到此行血虧。

        出家人雖然四大皆空,捐少了,呵呵

        算起來,他們這些寺廟都不是窮和尚,昔日南朝四百八十寺,能夠保存下來的,他們可都是精華中的精華

        “阿彌陀佛,想必這位就是明塵法師了,不知道浮緣師太可好”

        “浮緣師太”

        明塵看向開口之人,卻是一名四五十歲上下,一副彌勒佛模樣的大和尚。

        看起來笑口常開,一副慈眉善目的樣子,但內藏的眼神卻狡黠奸詐,明塵第一眼也知道對方在試探。

        不過她可是紫衫龍王,原本在明教就以智慧著稱,如何可能上當

        “哈哈浮緣師太自然是南海神尼。

        貧僧當年在瓊海崖上得見神尼,沒想一過三十年,神20尼卻是收了明塵法師這樣的杰出人物!

        “大師說笑了,家師除了一位摯友靈隱大師,已經甲子未踏足神州,如何可能在三十年前至瓊海之地”

        明塵法師之言,諸人盡皆看行胖和尚。

        大和尚的這次試探,人家不上當,明顯吃癟了。

        而彌喇佛似的大和尚也不由撓了撓光頭,輕笑道

        “是么可能是貧僧認錯人了!

        諸人看著明塵法師,僅僅只是第一眼,連元空,無色禪師都是點了點頭,暗道

        好一個出塵之人。

        更別說那些一直被驚艷的眾人了,瞳孔幾乎陷進去了一般。

        天下絕色,姑蘇就有名妓花魁,艷驚天下。

        但相比眼前這好似天外之人,不僅樣貌上差了一分,連氣質上都是遠遠不如。

        畢竟禿頭可不是誰都能駕馭的

        “諸位禪師,法師,時辰已到,請”

        “阿彌陀佛”

        眾人上佛臺,因為明塵法師是被邀請的,在頂層也有一個云臺位置。

        而且因為張家的關系,還是極為靠前的,僅在幾位禪師的身邊,地位極為尊崇。

        赤足而坐,拈花一笑。

        坐與蓮臺上的瞬間,好似蓮上化佛,給眾人一種身處西方極樂圣土的崇敬神圣。

        “阿彌陀佛,好一個密宗大乘”

        幾大禪師對視了一眼,沒想到明塵法師修煉的竟然是密宗之學,而且已經略有小成。

        連之前的彌勒佛也是神色間帶著一絲震驚與驚詫。

        這可是密宗不傳之秘

        “咚”

        突然明塵法師指尖一動,一片花瓣飛向對面將近七丈距離的青銅大鐘。

        大部人只見花瓣遺落,但在場高手清楚,那是少林拈花指,而且近七丈距離,至少也是拈花指登峰造極的境界才能敲響銅鐘。

        咚

        隨著一道洪鐘大呂,厚重沉悶的鐘聲響徹方圓十里。

        一時間,有好似擋頭一棒,呵醒了沉迷中的眾人。

        “這是這銅鐘怎么沒和尚敲就響了”

        “是啊,而且這聲音洪亮,震耳發聵!

        “難道是菩薩顯靈了”

        “阿彌陀佛,法師好一記拈花指,即使少林玄渡、苦海大師都是遠不及法師的境界”

        元空法師神色震動,原本以為明塵好看,以為是假和尚的諸人,更是感覺一股莫名的愧疚。

        密宗大乘需要悟性,拈花指需要功力與苦修,有這般境界的人需要冒充假和尚

        本身便已是佛門高人之列,他們是有眼不識真佛。

        “貧僧自小跟隨家師修行,佛道并修,武功以無相為主。

        方才一記拈花指,卻是貧僧施展的似是而非,失佛門神韻,重道門之氣,讓諸位大師見笑了!

        “阿彌陀佛,法師這是嘲笑我等不識佛門真法

        貧僧曾見過玄渡禪師的拈花指,相比法師,不管是功力還是境界,都遠下一乘,法師何必自謙”

        “阿彌陀佛”

        一時間,明塵的人氣提升到了極點。

        尤其是下面的普通人了解到真相,更是不敢置信,隨即眼神中充滿了瘋狂的信仰。

        這讓彌勒佛的禪師嘴角露出一絲苦笑。

        他們這次是試探明塵的,同時為她們白蓮教招攬信仰,沒想到卻為明塵做了嫁衣。

        不說顏值即正義

        后世顏值一百分,加上唱歌跳舞樣樣頂級的明星,必然被人瘋狂追星。

        更何況在南朝四百八十寺的江南,明塵這般的存在,絕對是空前的法師,甚至連王夫人都沒有察覺到絲毫小無相功的痕跡。

        一是王夫人的境界不夠;

        二是明塵哪一指身兼佛門神韻,暗行道門之氣。

        若不是親身體會,根本無法察覺不到其中的細微差距。

        而其中的威力,即使那彌勒大和尚也是忌憚異常。

        他是白蓮教的十大護法之一,大和尚又名無生,取往生之意。

        不說一身佛門武功獅子吼、天竺佛指已經達到了覺生、玄慈的境界,更兼白蓮神功,在場諸位禪師中,實力最強。

        但在方才哪一記拈花指下,無生明白,自己絕不是明塵法師的對手。

        不說七丈距離依舊蘊含著如此恐怖的指力。

        僅僅只是這一份功力,便在他之上。

        更何況拈花指的造詣,殺傷力也是極度驚人的、

        水路法會的開始,張驍山旁邊便是姑蘇知府、大儒希夷先生,三人一起談天說地。

        知府的儒家經典,希夷先生的境界高遠,張驍山的見識廣博

        一時間,卻是各自敬佩不已。

        尤其他們中,張驍山最小,卻見識最為廣博,令希夷先生、還是知府都是大為震驚。

        “好一個明塵法師”

        不遠處,一名白蓮教的護法,看著法會中一副恭敬聆聽的明塵法師。

        雖然明塵法師并未參與佛法的探討,縱論經典,這些老和尚才是主流,而且明塵法師虛心受教的樣子,更是一絲不茍。

        誰也不會以為明塵法師是在妝模作樣。

        因為對明塵法師而言,這確實是難得的機會,他半道出家,填鴨式的灌輸下。

        此時隨著幾大禪師的引經論典,對佛法的感悟的感悟越加精深。

        即使氣質在無形中,都隱約間越加的超凡脫俗。

        這讓幾大禪師點了點頭,明白明塵法師,是可造之材。

        除此外,下面四層至少上千名和尚頌念超度的經文,場面壯觀

        水陸法會要舉行七天,但募捐卻是在第一天。

        畢竟捐263贈的物資,還是金錢,早一天運到災區,便可多救一個人、

        張家也規定了大額捐贈的地點,小額捐贈則是功德箱。

        大額捐贈是為名,因此至少都是上千金才有底氣過來。

        小額捐贈是有錢的出錢,有物資的出物資,即使一件舊衣服,舊布鞋,一小袋面粉都是一份功德

        一時間,募捐現場人山人海,比佛門法會還要熱鬧。

        而負責工作的人員也從幾十人,增加到了數百人,物品鑒定、分類、包裝

        這讓姑蘇知府都是震撼至極,這便是張家的號召力。

        因為沒人會懷疑張家會中飽私囊。

        更何況人家連舊衣服、舊鞋子、陳糧都收,是真正運往災區的,而不是就地分贓。

        一直到第二天中午,大部分的物資才整理完全。

        在所有人的矚目中,浩浩蕩蕩,超過上百船的物資運往水災地區。

        捐贈的物資之多,也徹底震撼了所有人、

        他們只是將家中一些無用的東西捐出來,沒想到竟然捐了這么多。

        至于金錢

        此時正在清點、匯總,主要是散錢太多了。

        但大額捐贈的金錢,卻是達到了一百多萬金,其中五十萬金還是張家的。

        這般巨大的金額,姑蘇知府要不是知道張家商行不是自己能動的,絕對要動手強行扣下不可。

        即使不扣個九成,一成也在自己三年清知府的十萬雪花銀十倍以上

        這樣龐大的捐贈,僅僅只是一個姑蘇而已。

        最為震撼的,莫過于無生大和尚了。

        自己等人做了嫁衣不說,張驍山這一手,更是狠狠的在江南大賺了一筆聲望。

        今后提起張家,誰不會豎起一個大拇指  ,請牢記:,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
    五月丁香激激情亚洲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