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hwled"></dd>
    筆趣閣 > 女生小說 > 綜漫:從無上至尊開始的穿越之旅 > 正文 第一章 惡神之母
        西鄉現在是完全懵逼的。

        作為曾經生長在那古老國度的一位普通人,他在自己也不知情的情況下,穿越到了這個似是而非的地球中,并且成為了一名嬰兒。

        原本的西鄉就叫西鄉,姓西名鄉。

        就算是在那古老的國度里,這也已經是一個頗為罕見的姓氏。

        按照西鄉曾經的父母所言,他家祖上本姓張,是明孝宗張皇后的親戚。

        因為仗著皇親國戚的身份,一貫仗勢欺人、橫行鄉里。

        在張皇后死后,被老朱家下令問斬,子孫四處逃跑,最終按照逃跑的方向衍生出了東南西北這四個姓氏。

        西鄉對自家祖上的闊綽沒有興趣,況且他家祖上好像也沒有闊綽過,除了張皇后這個親戚外,本質上是罪人之后。

        西鄉也看過許多穿越,對穿越這事見怪不怪。

        唯一讓他與一些穿越者們不同的是,他對穿越并沒有感到興奮,反而頗為不爽。

        原本的西鄉也算是個成功人士,不到三十歲的他小有成就,靠著自己買車買房,已經超過了絕大多數的同齡人。

        而穿越后的這個地球似是而非,誰又知道自己腦海中的那些記憶,在這個不同時空的地球里是否還有用。

        過去這么多年辛苦努力的成果付諸東流,一切都要重新開始,不管是誰都會為之不爽。

        稍微讓人慶幸的是,重活一世就相當于多活了二十多年,這也算是最大的安慰了。

        不過這種不爽的情緒很快就是消失,當西鄉發現了這個世界的真面目后,震驚與振奮的情感占據了他身心的一切。

        這個世界,竟然是問題兒童的世界

        曾經的西鄉也是個喜歡看動漫的二次元,不過在事業繁忙后,就漸漸的對這些不再感興趣。

        他看過的動漫都是古早的那一批作品,對于新番之類的就不甚了了。

        問題兒童恰好是他看過的作品之一。

        雖說只看過動漫,對整個故事的發展并不是完全了解,但基礎的世界觀與設定他還是清楚的。

        最起碼,西鄉知道這部作品的主角是誰,那就是他那愚蠢的弟弟西鄉十六夜

        在這個有神有佛,有仙有圣的世界里,一切都是千姿百態,生活也自當瑰麗多姿。

        最起碼在知道了自己那弟弟就是主角后,西鄉就完全是抱著摸魚躺平的心態。

        不管怎么說,自己這輩子應該會活的比上一世精彩一些。

        若是還能獲得一些超越凡理的能力,那更是上輩子難以想象與夢寐以求的存在。

        至于出人頭地什么的,西鄉幾乎沒怎么想過。

        只有穿越過后他才清楚,這滿是修羅神佛的世界有多么的危險。

        想必只要智商正常的人,來到這種世界后,當你發現自己是一個普通人時,第一個想法絕對是怎樣活下去。

        所以躺平摸魚沒什么不好,反正作為普通人的他,也管不了那些修羅神佛的事。

        但這一切,都在那星辰粒子體的實驗中煙消云散。

        當那璀璨的星辰之絲注入到西鄉的身體中時,足以撕裂靈魂與的痛苦席卷了他的一切。

        當即西鄉就是眼前一黑,失去了所有的意識。

        但是西鄉知道自己并沒有死,而是來到了這一片詭異莫名的黑暗之中。

        這里黑暗死寂,找不到任何活的生物,甚至就連時間與空間的概念也感受不到。

        西鄉的意識在這里唯一能夠感受到的,是一種如同生命誕生之初一樣的感動,以及那難以描述的心臟的跳動。

        沒錯,西鄉知道現在的自己應該是沒有心臟的。

        但是他偏偏就是感受到了,仿若他的心臟正與這片充斥著生命誕生之初氣息的空間同呼吸。

        雙方的律動達成了一個完美的平衡,仿佛他就是這片死寂的黑暗空間,這片黑暗又是他自己。

        “所以,我這到底是來到了什么地方我這是不是也叫什么呼吸法”

        西鄉自我吐槽著。

        他的思考從未停下過,他害怕若是自己不一直思考下去,他的意志會在這片黑暗中完全磨損,或是瘋狂、或是死亡。

        只有思考,才能讓他有一種自己還活著的感受,他覺得自己成為了一個思考生物。

        但他所知的信息終歸太少,就這樣在這片黑暗中思考了不知道多久,依然沒有思考出個所以然來。

        就在西鄉也不知道具體過了多少時間,恐懼即將徹底充斥他的心靈時,這片無有一物的黑暗里,突然出現了一雙紅玉般美麗悲傷的雙眸。

        那一雙眸子是如此的巨大,如同占據了整個黑暗。

        在那一雙美麗至極的雙眸面前,西鄉的意志被徹底凍結,如同一只螻蟻在面對一位偉岸的真神。

        又如同,在面對一位慈祥又可悲的母親。

        在這一刻,無盡的記憶碎片填充進了西鄉的意識中。

        那是戰斗,無止境的戰斗,幾千年、幾萬年、幾億年的戰斗

        那是天理,是背負在那不斷戰斗的女人身上的絕對宿命

        因她乃是為了滿足宇宙最小公倍數而誕生的那個女人,是被推上世界黎明時期背負一切之負的神靈大尊

        光與暗、陰與陽、善與惡、創造與終末、男與女,這既是最小公倍數,也即為二元

        她一邊落淚一邊戰斗,她貫穿勇者的心臟,以滿是鮮血的手捂著那仿若凝聚著世間一切美麗的臉,無數次的哭泣。

        恍惚間,有聲音在向那女人提問。

        那像是西鄉自己的聲音,又仿若他只是在遵循某種宿命的天理而發問。

        你是因厭惡戰斗而悲傷嗎

        女人搖頭。

        你是因殺死敵人而悲傷嗎

        女人哭著搖頭。

        你是因不共戴天而悲傷嗎

        女人還是搖頭。

        那么,你又為何悲傷

        女人停下了哭泣,她檀口微張,靜靜的回答道

        “”

        那句話,西鄉無法聽清,也無法聽見。

        女人悲傷的閉上了那一雙紅玉之瞳,而西鄉的意識也再一次的沉寂下來。

        在意識消失前的那一剎那,西鄉終于知道了這個女人是誰,知道了她的名字,其名為

        惡神之母阿莉曼  ,請牢記:,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
    五月丁香激激情亚洲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