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d id="hwled"></dd>
    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偵探:上任第一天,破連環殺人案 >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封水村村長,在案件中扮演的身份!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五章封水村村長,在案件中扮演的身份!

        第二百二十五章 封水村村長,在案件中扮演的身份

        聽著趙項的回答。

        王墨不由得皺了皺眉,和身旁的趙多明對視了一眼。

        在之前,對封水村的調查之中。

        這個封水村的村長,其實早就進入過警方的視線。

        封水村村長名叫趙來遠,已經七十多歲。

        在三十年前時。

        這個趙來遠,就已經是封水村的村長。

        當年的案件。

        趙來遠肯定知道許多的信息。

        在警方的推測之中。

        三十年前寡婦的死,也和趙來遠,肯定有著相當密切的關系。

        畢竟只有村長的身份,能夠在三十年前,讓整個村子,無視當時寡婦的呼救。

        所以。

        即便此人三十年前不是主謀。

        但也一定,是讓寡婦自殺的一個幕后黑手之一。

        可是在面對警方這兩天的上門詢問時。

        這個趙來遠卻是一臉一問三不知的狀態。

        不僅僅極其抵制警方的調查,也不愿意說出任何信息。

        讓好幾波上門詢問的警察都碰了壁。

        本來。

        劉大康是準備直接讓王墨,去找這個趙來遠聊聊的。

        畢竟王墨的審訊技巧,是遠超其他人的。

        可是王墨卻覺得,當時的時機還沒到,所以暫時還沒有去找趙來遠。

        而王墨也沒想到。

        趙項在收到趙大寶幾人死亡的視頻之后,竟然第一時間,就將其交給了這個趙來遠觀看。

        看樣子。

        這個趙來遠在村子里的聲望,比他們想象的還要夸張。

        至于其他幾位看過視頻的老人。

        不用想也知道。

        肯定是和趙來遠,關系密切的人。

        而聽著趙項的聲音。

        王墨也是繼續開口道。

        “他們看過這個視頻之后,有沒有什么其他的反應”

        而此時的趙項。

        還在一臉詫異,他沒有想到,剛才怎么自己沒經過思考,就把這件事,告訴給了對方。

        而面對著王墨現在的問題。

        他還想繼續思考一下,要不要說。

        王墨的手指,又開始緩緩的敲擊著桌面。

        手指輕敲桌面的動作和聲音。

        卻是不斷的沖擊著趙項。

        一時間。

        竟然讓趙項,無法進行思考,也無法讓自己鎮定下來。

        甚至,連一個完整的想法,在此刻,都難以凝聚。

        還不等他細想。

        趙項的口中,就已經緩緩響起了話語。

        “當時我看見視頻之后,把我嚇得夠嗆!

        “當天晚上,就將視頻交給了趙來遠!

        “當時他的表情,和我差不多,同樣被嚇得夠嗆,也一致認為,趙大寶四人,都是被鬼害死的!

        “畢竟視頻畫面中,趙大寶四人排隊上吊的畫面,實在是太過詭異和驚悚了!

        趙項的聲音。

        在審訊室中逐漸響起。

        聽著這句話。

        王墨敲擊桌面的動作,也是緩緩停了下來。

        眼神之中,竟然出現了道道神芒,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

        其嘴角,也是靜靜的上揚了幾分。

        之前。

        他沒有去詢問趙遠來,是因為時機不成熟,問不出什么有用信息。

        可現在。

        從趙項的話語來看。

        這個時機,其實早就有了。

        只不過,之前他們并不清楚罷了。

        隨后。

        看著眼前的趙項。

        王墨又問出了下一個問題。

        “讓你偷走尸體,想要嚇走警方的人!

        “是不是封水村的村長,趙來遠”

        聽著王墨的這句話。

        趙項的瞳孔,瞬間放大了數倍。

        他的視線,直接死死的盯著王墨沒有任何動作的手掌。

        他雖然不清楚,剛才為什么,自己會迷迷糊糊的,說出王墨問題的答案。

        但他明白,這肯定和王墨剛才手指的敲擊有關。

        所以現在。

        趙項的視線,一直死死的盯著王墨的手指,注意力,變得無比集中。

        看著這一幕。

        王墨也是淡笑了一聲。

        剛才自己,的確是用了一些最為初級的催眠和潛意識審訊技巧。

        現在,趙項注意力完全集中的時候,這個技巧就沒有用了。

        只不過。

        0 求鮮花

        自己剛才,只不過是隨意的試了試這個審訊方法而已。

        用不用,其實都無所謂。

        趙項這個普通人,在自己面前,藏不住任何信息。

        當下的這個問題。

        自己通過觀察趙項的面部微表情,已經知道了答案。

        從趙項的微表情來看,當時讓他偷走趙大寶尸體,來驚嚇警察的人,的確是村長趙來遠。

        結合剛才。

        趙來遠也看過視頻的這個信息點。

        另一個疑惑,也隨之在王墨心中解開。

        本來之前。

        當趙項出現,裝鬼嚇唬警方時,王墨還有些疑惑。

        雖然警方,已經公開了現在的調查方向,是三十年前的案子。

        0

        也肯定,會有封水村村民坐不住。

        可這些人,其實可以更多趙大寶案的線索,讓警方主要調查當下的上吊案。

        沒必要一上來,就直接裝鬼想要嚇走警方。

        畢竟警方調查三十年前案子的前提,是他們,對當下的案件,找不到太多的線索。

        只要村民給出當下案子的線索,就可以了。

        可村民,并沒有這么做。

        而是直接來到了最后一步,想要裝鬼嚇走警方。

        在剛才。

        王墨還一直對這一點感到疑惑,不明白當地村民這么做的原因。

        而現在。

        他也是終于明白了為什么。

        在看了視頻之后。

        趙來遠和趙項等人,已經一致認定,這個案子,是靈異事件。

        警方調查,不會有任何的結果,就算給出再多線索,也沒有用。

        所以警方最后,一定會去查三十年前的案子。

        所以。

        趙來遠才會無奈之下,讓趙項,偷出趙大寶的尸體,看能不能,直接嚇走警方,阻止警方調查三十年前的案子。

        想到這里。

        王墨輕笑了一聲,緩緩抬頭。

        看著眼前的趙項,再度問出了下一個問題。

        “你對三十年前的案子,了解多少”

        “讓你裝鬼嚇人的趙來遠,當年,究竟扮演著什么身份”

        寸  ,請牢記:,免費最快更新無防盜無防盜
    五月丁香激激情亚洲综合